盆栽一哥

随便:

来捋一捋最近几天雷安的事。

我个人本周没怎么出现,有人也不用在意我是谁,只是想来说说自己的感想,来给目前仍有争执的各位说一说我的想法。

在此之前,我要先声明,下面的所有内容中都没有针对任何人的想法,我只是就事论事,来把最近这几天发生的事以一种比较全面的说法展示出来,希望大家都能明智一些,不要过分激动过分反应,我和其中涉及的任何一位都互不认识,个人也不怎么混圈,有关言辞和讨论是我自己去寻找并了解到的确实的事实,放出来给大家一睹为快,最好各位都能冷静下来,该吃粮的吃粮,该创作的创作。

本篇没有针对任何人的想法,如果某句话真的看起来很有特指性和刻意言辞,那只能是我表达太差,词不达意所致。

————————

21日晚,id为有猫氏的用户打上雷安tag发表一篇声明,内容为雷安圈内文手谷谷的退圈声明,在其中有提及因为自己帐号删除,不得已出此下策。

可是当晚很多人去了谷谷老师的主页,发现他的主页仍能查看也能搜索,但是文章的确在被一篇一篇地删除。有人怀疑这并不是谷谷老师本人,这是第一个矛盾点事发点。

在这里我放出了两张图,图不是我截的,但是根据提供人来讲,他在谷谷老师删号当晚在询问一些问题的时候也问了问帐号是否会出现这个情况,客服的回答就是这样。

大概有人觉得没有时间证明,并不能说明这两张图是否是在当晚询问的,我的证据不达标。是的,我没有什么证据,这也只是我突然想写下这篇声明的时候偶然得到的一条消息,我自己刚刚也进行了删号测试,两个帐号,一个是显示删除,另一个在pc端还仍能查看,但是的确进不去了。

谷谷老师的退圈声明是后来争论的一大要点,“为何退圈声明还要占雷安tag?”

我分析了一下,试想这个决定,可能也没有做错。

第一,既然帐号已经删除,(我们先认为帐号的确不能登录,lof有时也的确会出些错误)那么退圈声明无法发表,谷谷老师不抱团,不加群,不扩列,如果退圈那就是扔下一堆坑突然消失,帐号又被删除,突然之下一定读者会不知所措大肆鼓张。

结合对谷谷老师的认识,我想他是会专门开一个号,来对自己退圈的行为说明一下的。其目的很简单,给读者一个交代,如果不声不响地就此离开,对一部分人来说是不忍这么突然的,可能综合考虑,她还是发表了这项声明。

请大家切身思考一下,如果是自己非常喜欢的老师突然什么都不说的退坑删号,我想对每个人而言都无疑是一个很沉重的打击,我也希望这种时候不要抱有什么“xxx还值得喜欢?”的想法,每个人都值得他人喜爱,不过看法不同,喜爱的地方也有所不同。

那么,发声明为什么要占tag?

我想了想,刚刚申请信号用来做删除试验的我看着首页的空白其实手有些茫然的。怎样能让我的声明被他人看到呢?我想不出方法,没有tag没有粉丝没有推荐,一个新号上发布的声明无异于石沉大海,而且谷谷平时是自己写文,他不社交,如果要去刻意找一位老师之类有影响的人物说帮自己的新号发的声明推荐一下,我要退圈啦之类的,可能吗?

我不觉得可能,谷谷也不像是能刻意做这种事的人。或者说,很多时候人们也都羞于这样做,并不能确定双方是否是无话不谈的朋友时,一个请求一般都是难以启齿的。

我想这种感觉应该对大部分人都不难理解。

(这里先提一下镜老师,他就是在自己的小号上发表了自己的意见,因为小号没有影响力关注量,想说说自己的想法。同样,一个新号,又怎么能在只发送文章的前提下被读者们所看见呢?)

那就是打上tag。

其实打上tag已经是一种比较容易且有用的方法了。有时候,其实雷安tag中会有一些关于点梗,关于归档之类的也在里面,我知道这和退圈声明性质不同,但打在雷安tag里,谷谷可以确定会被人看到,会有人知道他选择了离开这种事。

其实有时候占一下tag未尝不可以,关键是看大家是否将这件事看的太过在意,本来这种事情,有人理解有人不屑,想法是自己的,他人不涉足便可,本来各人看法就有所不同,声明被看到了就看到了,谷谷退圈有个交代,读者们该理解的理解该了解的了解,圈子里退圈的老师也不是没有,大家理解了祝福了便也就可以了,毕竟产粮蹲坑这种事原本就是作者的自愿,他人还能限制强求不成?

在这里我不想提及谷谷老师退圈的原因,具体原因,经历是什么我们没有一个人知道,任何的片面言论也可能会让整个事件被扭曲,至于文章ooc不ooc,这个内容涉及的更广泛,它不是我能评头论足的东西,但我们说的是事,麻烦不要涉及到每个老师的文章,要知道作品和本人有时候可以没什么关联,一个人可能遭人唾弃遭人排挤仇视,但他的作品也可能广为人知。当初的唐七事件沸沸扬扬,负面教材就在这,坏人得不到惩罚,不见得好人得不到排挤与冷落。

我只能说,哪怕是一片最普通的白纸,对一个人来说可能也有非凡的意义,重点看背景,看境遇如何,让你对待事物的看法如何,我们都不够资格去肆意评价他人所在意的东西。

本来事过去,就该过去了。占tag发声明并非不可以被理解,但是有人理解不代表就赞同,我说了,每个人的看法不一样,自我想法当然有被说出口的权力。

我了解到发后来发展是,镜老师在自己并无公开的小号下表明了自己的观点,这时午晨老师有看到,而据我所知当时似乎因谷谷老师退圈正在气头,看到这个估计也免不了生气,于是截图发出说明“关注他的人别来关注我”

这就是另一件事了,首先我要说明,镜老师发表自己的意见没错,有什么错?每个人都有言论自由,而且还是在没影响力未公开的小号下讲,合情合理。

但我也要说,午晨老师有抵触心理,但也只是讲了“关注他的人别来关注我”这样的话,遭遇自己喜欢的老师突然退圈,又在当晚看到这样的言论,生气也是一件难免的事情,更何况据我所知,也根据熟悉午晨老师的人,午晨老师的脾气也是有些易怒的,人在生气时候有时也会失去理智做出些什么不对的事,他这么说,我想还是有认为“两人互不干涉,关注他别关注我”这样的打算和想法,于是发送了出去。

但是低估了围观群众的心态,或者说,在谷谷退圈时同时给这些正处在悲痛伤心的读者上又来了当头一棒。

我只能说,如果镜老师不想认同谷谷老师的做法,那无可厚非,他的所作所为也没错,硬要说大概也就是真没想到自己的意见还能被发现再被大肆言说。可能不能理解也是一种错,但这不是导致这件事的原因。

我觉得,时间实在是没有选好。

人们的心态很是神奇,当你满腔悲痛不能释放,会疯狂地敲打自己,企图找到一个泄露口。别先顾着嘲讽嘲笑,在这个方面就算伟人也不一定能自诩做到,在这方面上我们每人都是半斤八两。

所以当那晚看到这个,满腔的悲痛很容易转化成了愤怒,更不用说谷谷老师退圈原因的蹊跷,这种时候把所有过错归于一人身上再加以发泄的可能实在是太高了,小说走向大多还能这样呢。

我只能说,双方都欠缺了考虑。

镜老师发布的时间实在不赶巧,不过应该也没想到真能别别人扒出来;午晨老师在气头上直接发布在博客,忘了考虑有影响的博客上这条信息的存在无异于给悲伤人群中扔了一个烈性炸弹。

那么吵起来的理由就很顺理成章了,整个场面几乎分成了两派,彼此双方各叙己见,镜老师自己被各种探讨讨伐怎么能就此妥协?发布声明也是为自己讨一个公道,也请各位不要以片面说辞强行把谷谷老师退圈的原因也归咎在此,镜老师只是声明自己有说关于谷谷退圈时处理方法的不能认同,他没有关于作品讨论作者,希望明眼人能认认真真思考一下前因后果,事情闹到这种地步的原因其实真的没有必要,但是步步走到这里也并不奇怪。

说到底,流言疯传太快,围观群众太多,凭着只言片语的人以为自己看的透了,自顾自地发表各种言论,努力为涉及的老师大大们博得公道。

最怕的就是这个。

要知道,人多的言论从来都不好控制,没人能左右群众的思想,本来只是各位老师们之间的事情,现在又快要上升到整个圈子闹得鸡犬不宁。

对老师来说可以事不关己专心创作,但也有不能忍受而感到厌烦,说到底最后起源群众,伤的也还是群众。

这件事涉及的还有凛冬老师,我看到还有人翻旧账,有人对言论扣词,我不清楚去年这个时候发生了什么,我也没必要,我说的是这次的事情,一个旁观者,我只想说说这件事的来龙去脉以及每一个可能点,可能我这篇文之后也会有人对我的言论扣词,把我的话扣出来从另一个角度理解,我没怨言,词不达意的自我认知还是有的,我也知道言多必失这个字并不是空穴来风。有时候,你想的是一回事,你说出来是一回事,别人理解起来又是另外一回事。

说到底现在这些事吵来吵去的不都是从发布声明里扣下来的字句?谷谷老师发布的字句被人扣出来指责表示前后文描写不搭,凛冬老师的发布也被指出前后言辞不配搭的可笑,镜老师的声明也有被他人指出加以斥责反驳。

性质不一样吗,或者说,你真的能找到一个人,发布的一些解释里没有任何可能读起来完全没有死角可钻的话语?恕我直言真的没有必要,当然我的这番话也可能,或者一定会被扣,说我自大,说我自认为自己看的清,做清醒者很高傲,还会说我弱,连光明正大站出来说这些话的勇气都没有。

对,说白了,我就是怂。

但我没有偏袒任何一方,说实在的我手机一关这里就根本和我无关,我发这些肯定也不会让你们找得到我,但我还是写了,甚至在学校浪费一晚上时间写这个。

没关系,我这人被说惯了,就是傻,死脑筋,做的不值得的事太多。

我在这什么也不批判,什么也不感慨,我的目的就是把这几天的事捋一捋,给各位看看每一个发展到现在的可能点和原因点,是不是有必要闹这么大,是不是把环境都搞得鸡犬不宁。我知道的不多,甚至也没参与过什么,老实说我认识的太太都没那么几个,倒是这件事还让我认识了不少。

我确保我的每句话站在事实上,我不会捏造不过可以认为,我在努力将我的每句话说到最为中肯。

我表达挺差的,我有这个自知之明。


我看现在似乎还是说镜老师的比较多,有人觉得他狂?可能是这么个意思,原谅我词不达意。

我想说这场撕逼没意义,也不会有什么好结果。我也不认为镜老师有做错什么,不过人与人之间观念不同,正如一句,道不同不相为谋罢了。

这样的人看起来肆无忌惮,但他们一路横行,身边的人都不是那些需要小心翼翼相对待的人,他们有自己的一套行事标准,某种程度来讲是很容易得罪他人,可但凡认同他的人便不会再改变,这类人比一般人活的更自由更没有拘束,性格所使,看不惯,不认同,和整个的贬低,实在画不上对勾。

如果有不能理解这段话的,我给你们个最简单的例子。想想雷狮,行事随着性子肆无忌惮,他仇人多着呢,活的也自由着呢。

同样,那些贬低谷谷老师的也可以停一停了,ooc不ooc实在没有标准的概念,每个人喜欢的东西又不一样,不喜欢就绕道走吧,难不成你的大肆贬低宣扬真能撼动那些喜欢的人?除了毫无意义就是凭空添堵,放过谷谷老师,也放过你们自己吧。

还有一些旧事重提的,现在拿出来再说,真的没有必要了,一味向后看真的有意思?说还没年轻时做个错事?现在把你尿裤子的往事拔出来晒一晒,不知道你能不能笑得和吃瓜群众一样灿烂。

在把人想到坏之前,如果能先拿一丝善心设身处地地想想,就能免去不少事端,有时还能救赎他人。

不要不信,这世上没什么比语言更神奇的东西,既能救人于无意,又能杀人于无形。

仅此所言。



愿每个人都能被温柔以待。